名字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10-13 11:48 發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錫林浩特市第六中學 / 李蕙林(指導老師:白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名字的故事 我的媽媽,25歲,花一樣的年紀,性格開朗,有些微胖,但笑起來,臉上的酒窩更吸引人的注意力。 我的爸爸,32歲,在當時屬于大齡剩男,少言寡語,不懂浪漫,一心想著學醫、培訓、深造。 看似兩個世界的人,命運之神卻安排了他們的見面,他們的愛情沒有一見鐘情那樣轟轟烈烈,但也是水到渠成,和和睦睦。 結婚一年后,這個家庭多了一個小生命,那就是現在坐在桌前奮筆疾書的我,馬上要過生日的李蕙林。 孩子順利出生,胳膊腿都健全,智力也正常。爸爸媽媽懸了十個月的心總算放下?,F在得給這個小娃娃起個好名字了。起什么呢?媽媽是個語文老師,自然主意多,沒查字典,沒翻《詩經》,她就想到了一個好字--蕙,取自“蕙質蘭心”,而“蕙”又是“蕙蘭”的別稱,蘭本就是高潔淡雅的象征。將這個字作為我名字的一部分,再好不過了??晒饨小袄钷ァ?,容易在讀音上和別人重音,于是又在“蕙”后加了個“林”字,沒什么特殊含義,因為二爹家的女兒叫“李蔚琳”,為了告訴別人我們是堂姐妹,也為了讓我的名字更獨特一些,所以沒取“琳”,而取了“林”。 就這樣,我有了名字—李蕙林。 不過這個名字也給我惹了不少麻煩。上幼兒園時,我不會寫自己的名字,因為“蕙”字筆劃太多了,于是一直用小名代替大名。后來奶奶認為我至少應該學會寫自己的名字,于是用了三個下午教我寫“李蕙林”,我清楚的記得我是在一個大日歷的背面學寫這幾個字的。終于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,但新的問題來了,我每次都把“蕙”字寫的很長,以至于一個田字格都裝不下這個“蕙”字,不過爸媽沒有過多干涉我寫“蕙”的自由,導致這個問題在我三年級用鋼筆寫字時才徹底解決。 不過更麻煩的是領獎,只要不是我的班主任和課任老師給我寫名字,其他人總是給我改名兒,比如“李慧林”、“李惠林”、“李慧琳”。甚至通考時,我條形碼上的名字都是錯的。記得上一年級時,我領“三好學生”的獎,發現獎狀上寫的名字是錯的,爸爸還拿筆給我改了改,后來這種事情遇多了,就無所謂了,頂多說一句“怎么又寫錯了”,連筆都懶得找。 我對于寫錯名字這事有了陰影,剛升入初中,對我的新班主任白姐說的第一句話就是“老師,那個表上打印的我的名字,是不是錯的?” 雖然這個名字和我相愛相殺,但它是爸媽送給我的一份珍貴禮物。我要是不能承載爸媽的希冀,那可真是浪費了丘比特的一支箭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妻夜夜添夜夜无码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