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《人間詞話》有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9-15 19:02 發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錫林浩特市第六中學 / 李蕙林(指導老師:趙紅梅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讀《人間詞話》有感 詞以境界為最上。 葉嘉瑩先生在《人間詞話》七講中說過詞的境界有造境,有寫境,但二者頗難分別。因為大詩人創作出的境界必然是合理的,而大詩人寫出的境界,亦然是他們所想的結晶。所以創造出的境界字字精湛,寫出的境界也必然句句合理,這二者互給互補,就會出現“有我之境"和"無我之境"的一種更高詞曲境界。 "有我之境"指以我觀物,萬物皆由我定。就像"黛玉葬花"時,落花殘紅本是美麗的,但當時黛玉心情低落,在她眼中的落花就添了一絲凄楚。于是就有了"花謝花飛花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"的感嘆。古人寫詞時,多寫"有我之境"為多。有我之境,多為動態,但動態中又有一絲安逸,像"淚眼問花花不語,亂紅飛過秋山去","飛"字雖是動詞,但這種境界中營造的卻是安靜凄美的氛圍。動,不一定是喜;靜,也不一定是悲。 "無我之境"指以物觀物,天、地、人渾沌不清。不清楚什么是人,什么是物。但人物又維妙維肖,亳不凌亂。像"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",一看會誤以為是詩人的視角,但"采菊"又讓"東籬"和"南山"中多了另一種聯系,似乎是以"采菊"這個主題展開詩篇的。"無我之境"以靜態為主,但靜態中又有一絲歡樂。"采菊"就是一個例子。 凡是自然中的景物,互相有關聯,也有限制。詞曲中的妙就妙在可以將景物中的一切理順,這是一種境界,所謂"有境界,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"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妻夜夜添夜夜无码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