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-04-24 05:33 發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錫林浩特市第六中學 / 李蕙林(指導老師:白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 發 小 我有個發小,我見證了她從膚白貌美到滿臉青春痘,她見證了我當年在隊伍中鶴立雞群到如今被發配隊伍前方;她同我一起用瓷碗煮巧克力牛奶,爭當廚房殺手;我同她一起唱歌跑調,成為“k歌黑洞”。 我倆打著鬧著,一轉眼就十多年過去了。雖不是“高山流水遇知音”,也沒有 “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”的驚艷,更沒許諾過“天涯若比鄰”。但她的童年,我從未缺席;我的人生,她也一定伴在左右。我們之間的友誼,可能就是一起蕩秋千時她堅硬而突出的髖骨硌青了我的腰,讓我念念不忘好多年;她因n年前我欠她的一頓糖,耿耿于懷時刻打算狠狠敲我一筆吧。 我發小可以算是標準的大長腿,那逆天的大長腿,每次都能把我的眼睛閃 “瞎”:因為每隔一段時間見她,她那已經夠長的腿就好像又長了幾厘米,我的頭頂和她的下巴的距離好像又遠了那么幾厘米。更可怕的是,她的腿又細又白,她這個人的審美很獨特:從不穿裙子,總穿一些亮橙、死亡芭比粉這種在十米開外就能看清的又寬又長的褲子。我和她說:“穿牛仔褲吧,秀秀你的大長腿?!彼盟似ぞ褪9穷^的胳膊摟住我的肩,嘴角上揚,輕哼一聲,說:“唉,不行,找不到合適的,褲腿夠長,腰就太大了?!睉{我對她多年的了解,這絕對是她的“凡爾賽”。 我發小小名叫“靜靜”,可她絕不是一個安于現狀的文靜女孩,在離地五米高的地方,吊著威亞走鋼絲,還臉不紅心不跳的人是她;帶著我和一群男生玩兒碰碰車,一點兒也不怯場的人也是她;好像除了坐海盜船時她“緊張的有些肚皮癢癢”之外,其他各種上天入地的娛樂項目,她都享受其中,并挑著她那兩條快被自己搓沒的眉毛,安慰頭暈目眩的我媽,時刻要吐的她媽,和已經把嗓子叫啞的我。不得不承認去游樂場有一靜靜,如有一寶啊。 我發小是個情感豐富的小女生。她不善于用言語表達自己,于是造就了她一雙會說話的眼睛、極愛運動的嘴角和異常發達的淚腺。過年時她總能為我演繹一下“三月的天,娃娃的臉”:去別人家拜年,忽然見她嘴角一動,然后以三秒鐘一次的頻率望向和朋友聊的熱火朝天的家長們,身子扭來扭去,坐立不安,我就知道,在家伙內急了,得和她去WC;當我和她坐著聊天,一開始時她嘴角上揚,眼珠隨著我抑揚頓挫的聲音機警地轉著,徜徉在我用嘴說出來的世界中,慢慢地,她將身子側過來,嘴角抿平,眼睛盯著沙發,眼中沒有了那種亮光,我就知道,她困了,不想聽我說了,于是我停止我的講述,兩個人就躺在沙發上小睡一會兒;還有一次過大年時,我們看了個很感人的電影,我的眼眶濕潤了,本想去發小的懷抱中尋求安慰,結果……我抱著哭的稀里嘩啦的她哭的稀里嘩啦,本來我沒有哭的欲望,但當看到她哭的眼淚鼻涕弄了一臉,抹了我一身,我也異常傷感,于是我倆就在這個闔家歡樂的除夕夜,大哭了一場。 我們還半夜躲在被子里玩娃娃;用各種圍巾把自己包起來,裝成仙女,飄飄下凡;在別人家的被子下藏糖紙皮,為了多吃幾塊兒糖,想盡辦法不讓大人們發現;一起被狗追過,被老師批評過,一起淋過雨,沐浴過陽光,我很幸運,有個陪我一起長大,傻事兒干盡的發小。 我很幸運,能在最好的年紀與最好的你相遇。 你知道嗎,乘著東風,伴著暖陽,我的發小,我想對你說:我曾經以為,你與春天最為相配,一樣明媚富有活力。如今我才發現你便是春天,我的整個春天都是你贈與的,有你,真的很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妻夜夜添夜夜无码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