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柳无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-06-24 08:59 发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荣旗阿伦中学  7年级 / 孙晨轩 341 0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折柳无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荣旗阿伦中学7年级5班 孙晨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柳丝挽断肠牵断,彼此应无续得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岁月的泥牛入海,岸边的红尘却未断。我就此落墨,写下往日祖孙情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雨甘霖,不知柳絮情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年幼时,我不是一个令人省心的女孩。这点曾祖母最知晓,以我那时可以大闹天宫的活力和自来熟的性子,可没少惹事,经常在村里的山上玩到夕阳西沉也不回家。以前在一个不大的村子里,每家每户离得都近,只知道挨训了就往曾祖母家跑,在那里,总有一个会为我开脱、面容慈祥的老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“小姑娘可不能这么淘!您每次都惯着她!也不怕她恃宠而骄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“我的曾孙女可比你们小时候听话多了!都是我带出来的,我还能不知道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每每听到这样的对话,我都耀武扬威似的冲着父母笑,现在想想,也真是有些恃宠而骄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骄阳,承蒙柳荫之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在记忆中,除了曾祖母,其他人好像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做,我也因此总是和曾祖母待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一把藤椅,一棵古柳,一声苍老,一声稚嫩。曾祖母哼唱着古老单调的歌谣,悦耳婉转的曲子伴着闲适入梦。有时我不愿意睡觉,便去折下柳枝,为曾祖母编上一个手环,翠绿映衬着珠光,显尽了生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风萧瑟,昔日阴凉败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就在中秋,曾祖母合了眼。大人觉得小孩看见逝者不吉,我便连曾祖母的最后一面也没看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当时我已经回了城里,同样也是年幼。听到妈妈要回去看曾祖母,自然要跟着去。我哭闹着,妈妈也哭了,我以为是惹了妈妈生气,就让妈妈自己去了。我和父亲在家,只记得父亲扎的辫子不及曾祖母的万分之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再次回去时,大人骗我曾祖母去旅游了,我也没有哭闹。只是拽着垂下的柳枝,拽着拽着,树叶就散了满地;拽着拽着,稚子就成了亭亭的少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雪纷飞,十年生死两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我在记忆的长河边奔走,河岸上的飞鸟落下片羽,我想重拾羽翼,归还给飞鸟,让一切如旧。但飞鸟却不理,只管追随着云彩远远地离去。我在岸边痛哭,长河结了冰,但终归会苏醒;垂柳落了叶,但终归会新生;曾祖母去了,我的思念又何人可解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(指导教师:陈秀玫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妻夜夜添夜夜无码av